Tue, 21 Nov 2017    Contact us
 
learn chinese onlin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chinese new year calendar learn chinese onlin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chinese new year calendar learn chinese onlin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chinese new year calendar learn chinese onlin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chinese new year calendar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Home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Lessons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Dictionary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Tools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Downloads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Forums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Antiques learn chinese mandarin free lessions
 
Google
 
Web www.chinese-learner.com


昨日,本报记者从北京站黄牛手中购买的开往长春的D23次动车,票面显示乘客身份为李某。


昨日,本报记者从北京站黄牛手中购买的开往长春的D23次动车,票面显示乘客身份为李某。


6月1日,北京南站,工作人员在验证入站旅客身份。昨日,记者暗访发现,动车查证并不严格。本报记者


6月1日,北京南站,工作人员在验证入站旅客身份。昨日,记者暗访发现,动车查证并不严格。本报记者 杨杰 摄


今年6月1日起,全国动车组统一实行购票、乘车实名制。


按照铁路部门的想法,此举将对打击非法贩卖火车票,预防、减少列车上犯罪行为,解决售票难、买票难等问题,提供帮助。


昨日,本报记者走访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实名制实行月余,“黄牛”的触角,已经伸进了动车组实名制售票的体系之内,即时出票、提前预订、代购,已成为“黄牛”的经营项目。


而乘车实名检票的环节也完全被“忽略”,车站工作人员“查不过来”的答复,使“冒名”乘车成为可能。


暗访




购票不需身份证 加收五六十元


黄牛之中分上下线,下线掮客每张票提成二三十元


昨日10时30分,北京站动车组实名车票售票厅内,显示屏提示,当日往长春方向动车已无剩余车票。


在售票厅驻足的5分钟内,三人先后与记者搭讪,“去长春、沈阳、哈尔滨吗?要哪天的票。”


“要动车票?你跟我出来。”一位40多岁、略胖的东北妇女看了一眼巡视警员,将记者带出售票厅。


记者提出要乘坐当时开往沈阳北的动车。胖大姐随即电话遥控,拨了三通电话。


“今天没(到)沈阳北的了,我这有长春的D73次动车,一等票,355(元)。”胖大姐说。而该车次车票票面价格是299元。


“绝对是真的(票),根本不用(你拿)身份证(购票)。检票时根本没人看。”胖大姐欲打消乘客“实名制”的顾虑。


记者与东北妇女交流时,一位20多岁的东北男子将记者拉到一旁。


“她(东北妇女)是黄牛里的苦力(最下线),手里根本没票,得通过摈缝儿(音,意为掮客),每张拿二三十块钱提成。”小伙子说,“你从我这买,马上就有票。再加30元钱我服务到家,帮你登车。”


记者借故离开,13时许,记者决定买票,东北小伙在电话中回复“早就卖出去了”。“早”字的声音拉得特别长。


提前预约 黄牛代购




黄牛称销售实名制“冒名”车票以订票为主


电话中,东北小伙称,昨日17时18分发车的D23次列车,还有一张到长春的二等车票。票面价239元,他的售价则为300元。记者购买了这张车票。


车票上信息显示,这张车票本属于李姓之人。东北小伙称,这张票是在退票处,从即将退票的乘客手中购得的。这是“黄牛”的实名制车票来源之一,多位黄牛说,买这样的车票得碰运气,并不一定每趟列车都有人退票。这样的票源多属即买即销。


一位“黄牛”提示,如果保证有票,需要提前两天给他打电话。他可以提前让老板通知“里边人”留票。“你拿不着(的票)我能拿着。我在这就干这个的,没这两下子,我挣啥钱?”


订票是“黄牛”销售实名制票的主要方式,该方式同样不需要订票者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记者询问,他们是否用假身份证订票预留。东北小伙随即否认,“全国联网都能查,假身份证不好使”。但他并未回答用何种方法弄到大量身份证明。


除了预订,“黄牛”还提供代购服务。


昨日11时30分许,北京西站售票厅内,多位黄牛称,他们可帮忙代购动车票。“黄牛”们说,他们一般都喜欢弄远途车票,对短途车票则不“感冒”。


一位黄牛表示,购票时需要提供身份证,一个身份证可购一张票。


昨日14时10分,记者在北京南站售票厅驻足约半小时,并未看到有黄牛兜售车票。


检票




进出站身份均“免检”


车站及列车员只看票不查人


北京铁路局公布的实名制乘车实施细则显示,旅客在购票时需要提供乘车人或者购票人的身份证明,进站乘车、退票时需要出示与票面信息相同的有效证件。


但在昨天,实名制检票这一环节却被“省略”了。昨日17时,北京站内,D23次列车检票。乘客持票通过检票口时,检票员只看了一眼票面信息,便将车票交还,通过的百余位乘客中,没有一人被要求查看身份证件。“查(看)身份证吗?”有旅客特意询问,检票员答复“查不过来”。记者购票所在的10车厢门前,列车员同样“免检”放行。


随后,记者跟随从长春开往北京(对应班次)动车的旅客出站,在出站检票时,仍无人核对身份信息。一行三名男乘客议论:全程没人查身份,实不实名制有啥用?


监管




打击黄牛取证难


很多旅客不愿配合警方打击贩票活动


15时20分许,记者到北京站售票厅主任窗口反映“黄牛”倒卖实名制动车车票问题。工作人员称,管不了“黄牛”,得找公安。


记者向巡逻警员提出“黄牛”倒票。警员吐苦水,“咱俩去(售票窗口)买都没有,他(指黄牛)去买就有。知道怎么回事了吧?这事不是咱们想控制就能控制。”警员称,治“黄牛”先得找源头,但“抓不着把柄”。


警员们称,想打黄牛,就得抓住现行。但抓现行取证很难,“如果人家说没加价,没法说人家犯法。”另外,很多旅客为了自身能够尽早成行,对于警察抓黄牛,并不十分配合,“人家买了票就走了,管你那(指抓黄牛)事?”


按照警员的说法,一个“黄牛”被拘两次,就可以送去劳教,因此,在惩治力度上,还是比较强硬。但打击“黄牛”的根本并不在此。


展望




进站乘车或可刷证


未来铁路可能会效仿民航实行电子客票


对于动车票实名制购票,旅客们还是表示出了理解。一位旅客称,车票比以前好买了一些,虽然部分原因可能与旅客量有关。她希望能够完善订票方式,通过电话、网络等进行订票,甚至可以部分取消实体票,通过刷身份证的方式乘车,“一人一证省去了抽检的麻烦”。


很多旅客对动车实名制购票、乘车的规定形同虚设表达不满,认为缺乏检查和监督的力度。旅客魏先生说,既然铁路推行动车实名制购票、乘车的规定,就应该通过细致的执行,让规定起到应有的作用,若此规定刚推行就出现漏洞,是否意味着规定起草部门在制定时缺乏周密的考虑。


旅客王女士建议,是否能够实现自动化检查机制,如在旅客通过检票口时,由电子设备检查二代身份证,就像在地铁进站闸机前刷卡一样。


据相关媒体报道,今年4月,铁道部部长盛光祖透露,6月底京沪高铁通车后,铁道部将试行网络售票。